位置:龙虎和平台 > 龙虎 > 正文 >

【安康】建设银行“新社区工厂贷”:探寻金融精准脱贫新路径

2018年12月08日 07:43来源:龙虎和手机版

淅淅沥沥的小雨,把原本就很清新的空气浸润得更加宜人。9月中旬,《金融时报》记者一行驱车前往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七堰社区,昔日在大山深沟里居住的村民们,已经住进一排排整齐的居民楼。干净整洁的街道和热热闹闹的社区小工厂,让人眼前一亮。在各式各样的社区工厂里,居民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工作着。乡村振兴战略中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的20字总要求,生动地跃然眼前。

地处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安康市,有着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自然风貌。在未搬迁之前,生活在山区的村民们,面临着洪水、滑坡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所造成的生存考验。搬迁之后,为了让群众能够“搬得出、留得住、能致富”,安康市率先创新打造了新社区工厂模式。

但是,体量小、成立时间短、缺乏合适抵押物的新社区工厂,难以获得贷款支持。“建行的‘新社区工厂贷’,已经远远超出了商业利益的考量,具备深远的社会意义。”安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邱纪成说。

8月16日,建行陕西省分行与安康市政府联合推出零担保、零抵押、纯信用的“新社区工厂贷”。“通过实地走访及征信调查首批签约试点的30户新社区工厂后,目前我们已成功为安康市辖内7个县区16个新社区的17家工厂贷款1210万元。”建行安康分行行长李致国表示,下一步,该行将继续密切与市政府合作,配合安康市打造“毛绒玩具产业新都”,为更多新社区工厂提供金融服务。

授人以鱼 不如授人以渔

像往常一样,52岁的刘本福坐在一楼的家中,熟练地加工着电子元器件。“我比他们做的少点,一天就做800个左右吧。” 刘本福告诉《金融时报》记者,同与自己一样有腿部残疾的女儿一起,两人靠汉滨区弘华电子七堰社区工厂提供的工作,一个月能赚到2000元到3000元。

“现在女儿怀孕了,就我一个人做了。”刘本福和来串门的亲家母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“和过去在山里不一样,现在我的生活有盼头了,就想好好多活几年。生病了我也要马上去区里的医务室去看,很方便。”

据该厂厂长蔡金山介绍,工厂采用按件给工人付费,用工灵活度很高,工人可以来工厂做,也可以把零件带回家里加工,为很多贫困户特别是残疾人提供了就业岗位。

70多岁的李奶奶陪女儿一起,也来到工厂帮忙。“闲着也没事,不管做多做少,也都可以赚一些。”在工厂里,不乏和李奶奶一样的老年人。他们或者和家人一起、或者和同伴一道,有条不紊地在工厂的各个流水线上忙碌着。

“新社区工厂最大的特点是群众就业非常方便,用工形式非常灵活,既能在社区工厂内集中生产,也能在家庭作坊内分散加工,使大量在家照顾老人、小孩的妇女以及因残疾无法离家打工的贫困劳动力也能够增收。新业态带来新面貌,新社区里勤劳致富蔚然成风,群众安居乐业。”邱纪成说。

截至2017年年底,安康市还有贫困村855个、贫困人口16.52万户、45.39万人,贫困人口数量居全省第一,分别占全省全国贫困人口的24.77%和1.49%。而截至8月31日,安康新社区工厂已有212家,解决就业人数9990人,其中贫困人口为3500人。据安康市创业就业局副局长刘应祥介绍,因社区工厂而获得实实在在收入的人群,每日都在不断增加。

脱贫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。当前,贫困群众短期脱贫容易,长期稳定致富难度大的问题依然突出。授人以鱼的简单方式,有时会助长“贫困光荣”的思想,导致扶贫陷入“越扶越贫”的魔圈。只有授人以渔的模式,才能让贫困户学会脱贫致富的技能,真正改善贫困地区的面貌。

面对记者的采访,本就腼腆的贫困户张启琴显得有点紧张。在安康市汉滨区宝云服饰七堰社区工厂工作的她,手脚不停地操作着手中的缝纫机,不一会儿的工夫,十几条裤子的裤兜就被她缝好了。“我现在还不够熟练,还没有老工人的动作快。”

“我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已经10岁了。公公不在了,丈夫出车祸了不能工作,婆婆也病得厉害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启琴有些哽咽。

“快继续去工作吧。”同样身为女性、熟悉员工的老板来宝云过来帮张启琴解围。“她的情况我们大家都知道,是全家唯一的劳动力,挺不容易的。企业也会多照顾她。”

贫困户的长期稳定脱贫,也是“新社区工厂贷”聚焦的重点。“该产品是建设银行普惠金融扶贫的新实践,定价机制是用工越多,贫困户越多,融资成本越低。”李致国介绍说,该产品执行人民银行基准年利率4.35%,还可根据贫困户用工人数,最低优惠至基准利率下浮10%,执行年利率3.915%,无担保费用。

“该产品最看中能直接带动贫困户长期稳定就业,企业用工人数越多,长期带动效果越好,贷款利率越优惠,节约下来的费用又能带动更多的贫困户增收。”李致国表示。

解决金融问题更解决社会问题

“建行上个月给我们提供了100万元的贷款,大大缓解了企业的资金周转压力。我也有钱继续扩大经营、打造品牌,以后不仅可以帮江苏等沿海企业代做服装,还可以做自己的服装品牌,利润会更高一些。” 来宝云表示。

“到目前为止,除了建行,没有银行愿意给我们这种企业贷款,而给几万元小额个人贷款的,融资成本算下来也得8%到10%,建行利率不到4%,大大减轻了我们企业的融资负担。”弘华电子总经理蔡超说,“建行贷款就看资历、投资、工资和订单,更贴近我们的实际。”

《金融时报》记者走访的平利县三秦电子厂、平利县鑫发鞋业有限公司等社区工厂,也分别获得了建行额度不同的“新社区工厂贷”的贷款支持。

入驻“新社区工厂”的主要是规模不大的劳动密集型企业,具有轻资产、技术含量低、投入产出慢、利润空间小、抗风险能力差等特点。在传统信贷模式之下,这些初创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。

“没人给这种企业贷款,那我们就想办法贷;传统信贷模式无法介入,那就创新;手续繁琐,那就简化它。”李致国表示,为了让手握订单具有稳定销量的社区工厂能度过艰难的初创期,建设银行在安康反复调研,群策群力,见招拆招。

通过走访调研,建设银行发现,受贫困户工人占主导、培训时间短、操作不熟练导致大量残次品以及回款周期长等因素影响,这些企业日常运营资金周转困难,实际经营情况和资金需求严重不匹配,融资难问题突出,部分企业主对后续经营前景有点灰心。

“但是,由于这些工厂订单都充足,回款有保障,资金短缺只是偶尔流动性短缺。如果帮助企业度过这段艰难期,那么他们就会慢慢步入正常经营,按照前几次整个产业转移的显著特征来看,他们会逐渐发展壮大起来。”建行安康汉滨区支行行长姚建说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ztywl.com/longhu/20181208/16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